德宏信息港

当前位置:

长江日报创新的价值不在胜利

2019/06/13 来源:德宏信息港

导读

长江:创新的价值不在胜利西班牙人控制着皮球,意大利人更有威胁。两支球队都有可能获胜,结果是一场平局。但这仅是这场比赛的内容,超越这场

长江:创新的价值不在胜利

西班牙人控制着皮球,意大利人更有威胁。两支球队都有可能获胜,结果是一场平局。

但这仅是这场比赛的内容,超越这场比赛的,是两位主教练的战术创新。普兰德利的创新,是自己球队传统战术的改造,和场上球员不寻常的配置。博斯克的创新,则是对足球战术的彻底颠覆。他的首发阵容没有一名正印前锋,,这是国家队形式的大赛中从来没有过的阵型。

他们的创新在这场比赛中都谈不上成功,甚至被视为一个笑柄。特别是西班牙,有欧洲媒体甚至嘲笑说,博斯克显然是想复制2010年世界杯输掉场然后夺冠的经历。我不觉得西班牙踢得差,要知道他们92年都没在常规时间赢过意大利。足球就是如此,你再强大,总有对手让你束手无策,即便是一支鱼腩。

单是这份创新的勇气,便足以让人佩服,尤其是面对如此重要的比赛,如此强大的对手。先从容易的地方动手,是我们的创新习惯。先在热身赛、在弱旅身上试验新阵,许多教练会这么做。但随便用什么招都能赢的对手,还有什么检验价值?在重大时刻、关键问题上敢出新,这才是大家。

能赢得胜利的创新当然要肯定,创新的价值却断不能以胜利来论定。1933年,19岁的吴清源在与秀哉名人的对局中下出“三三·星·天元”的划时代布局,石破天惊,却以两目半惜败。上世纪70年代,米歇尔斯率领拥有克鲁伊夫的荷兰队祭出全攻全守的足球战术,赏心悦目,却没有收获一次。但历史认定他们是中的。创新的价值,就在于它开启了另一种可能,让人对某一事物、某一领域、某一时代有了全新的思维认知。正是创新带来了这个世界无比的丰富性,它是希望和进步的原动力。

创新的原始状态大多是粗糙的。台计算机重达30吨,开机一次,半个城市的灯光都变得黯淡;架飞机只在空中飞行12秒36米,连现在的极限摩托车运动都不如。它们也曾被嘲笑,而那些嘲笑者,终成了历史嘲笑的对象。

足球的阵型,就是对特定空间的掌控。现代足球诞生百余年来,每一次阵型的重要革命,都是对球场空间力量布局的再认识。有趣的是,这种演变的一个规律是前锋越变越少。现代足球原始期,无所谓空间布局,除了守门员,全是前锋。1900年起,英格兰布利队是支开始重视空间利用和平衡的球队,阵型一时。它的变种有查普曼的“WM”阵型,匈牙利的“WW”阵型。之后一路从20世纪50年代巴西的、,到60年代英格兰的。上世纪90年代,卡佩罗在AC米兰(微博)开创阵型。

瓜迪奥拉师承全攻全守,在巴萨(微博)推出现代版,不设置严格意义上的前锋,这就有了点“独孤九剑”的味道,我无招,你怎么破,无招胜有招;我无锋,你防谁,每个人都可能变成前锋。博斯克基本是在复制巴萨,但又有所不同,后防线前的6个人,都是纯粹的中场球员。

或许你要说西班牙缺少梅西,使用这样的阵型是愚蠢的;你也可以说,就是巴萨现在也非,这个赛季开始显露疲态,瓜迪奥拉无奈去职。但推动足球运动的,除了才华横溢的天才球员,还有那些推陈出新的战术大师。天才常有,大师却并不常有。创新因此弥足珍贵。

如何让百度收录网站
品牌动态
先天性白癜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