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神煌 一零五一 大战之前

2019/10/13 来源:德宏信息港

导读

神煌 一零五一 大战之前一零五一大战之前“也就是说,已经再没有后援了?”任天行皱起了眉,失望的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舒展了开来:

神煌 一零五一 大战之前

一零五一大战之前

“也就是说,已经再没有后援了?”

任天行皱起了眉,失望的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舒展了开来:“也罢,这一战也不过比前次夜叉族侵入辉州那一次,要稍稍难些未必就无胜机”

其实他也不是不清楚此时大乾的情形,身为张怀的师兄弟与好友,反而清楚不过

方才只是对宗守在域外建立的大乾仙庭,抱着几分消而已

而在场几位将领,也都是默然哪怕都已是各自名传一方,有着名将之称,经历过无数风雨,此时也颇感压力

宗守孤身而来,使他们的消,也彻底破灭

即便援军无望,就只能凭这三百二十万大军,三万血云骑,与大商苦战周旋了

宗守却笑:“援军还是有的,稍后即至——”

宗原几人神情微动,知晓宗守所指,必定是节的未央剑骑,以及苍生道的苍生玄龙士

正是有这两支精锐,他们才认为大乾还有着几分胜机

只是国君,大约不知在他临来之前这里的三百万兵,军心低落到了何等地步

儒敌,昏聩,残暴,此时哪怕是对宗守忠诚之人,也免不了要士气低迷,

儒门掌天下书院,传承经纶而在那些乡村内,哪怕一个稍稍识字之人,都会被人敬重有加

而先圣朱子,更是在许多地方,被奉为神明

大乾所辖虽是蛮荒之地,却也不少人受到影响认为这一战,是不义之战,是国君错了,是大乾不对,

“局面虽是艰难,可孤却以为此战,依然是有九成胜算卿等无需忧心,只管各司其职就可你等需要的的,是此战大胜之后——”

至于到底如何克敌制胜,宗守却没有详细解说只悄悄的挤眉弄眼,挥袖示意

宗原与任天行几人见状,立时会意他们与宗守分别几年,可这时纵有千般话要说,此时怕也及不上一个孔瑶

不过越是如此,不就越证明宗守,信心十足

都纷纷失笑,微微一礼后,同样悄无声息的从帐内退出

孔瑶却没察觉异样,闻言之后就是了然,神情慎然,仔细再看着案上的那张地舆图

九成胜算?

不比她麾下的将领,身为宗守枕边人,对宗守的根底,毕竟知晓更多

知道宗守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也从未的过此战的胜负

真正使她在意,是宗守后一句是大胜之后?这一句,到底什么意思?

沉思良久,都是无解,孔瑶正要说话询问,却发觉自己的柳腰,已经被一双手抱住宗守也从背后,紧帖住了自己身躯

“诶?”

孔瑶顿时面红耳赤,慌张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帐内除了她与宗守之外,已别无他人之后,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是气急败坏,试图把宗守的手扳开

“夫君你干什么了?还不放手?”

“原来还知道我是夫君?”

宗守嘿嘿一笑,含住了孔瑶的耳垂,细细舔弄这

一只手更老实不客气的往上攀援抚上了那一手不可握的**,

孔瑶虽是拼了命的阻止挣扎,却哪里比得过宗守的巨力?

只能死命的揪住衣领,不让宗守的那只魔手探入进去

却不料宗守根本不耐烦,一把将她胸襟撕开一双形状完好的**,顿时如小兔一般蹦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

孔瑶一时间欲哭无泪,忖道那儒门之人,至少是有一件事说对了,那就是这家伙荒阴无道!

“嘤咛——”

宗守不止是用一双手在她身上肆掠更把那七条狐尾展出,按抚刺激着她的全身敏感之处

只是一瞬,孔瑶就觉自己已经彻底失陷了,渐渐意乱情迷

她空旷两年,此时**就如洪涛般爆发了出来却依旧支吾着道:“人家是全军之帅,夫-夫君你这么乱来,人-人家的威严何存?以后,以后还什么有脸面去统帅全军?夫君你,你既然拜我为帅,那么军阵,军阵之中,就该听人家的!”

宗守这才恍然,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自他入营,孔瑶就对冷冰冰的,是为维护自己尊严害他以为,这妮子是在生他的气,

“怎不早说?”

宗守心存愧疚,把那狐尾收起本来在把玩那双**的手,也老实起来,恋恋不舍的抽回,转而替孔瑶整理着衣衫

误会了自家妻子,真是好生惭愧,

孔瑶却是暗自磨牙!

这算什么?这个家伙,把她逗弄到不上不下

,就打算这么结束了?

明明是快要冲入云端,却忽然停下这个家伙,实在也太坏了一些!

“可恶!”

孔瑶主动回身把宗守强行推到在座椅上然后是毫不客气的把宗守下身的衣裤也一把撕开下身处那条粉红的裂隙,缓缓坐了下来,一点点把宗守那巨杵包容在内

这时才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然后就看见宗守戏谑的眼神

轻哼了一声,孔瑶就狠狠一口咬在了宗守的肩上拼劲了全力,心想让你喜欢逗弄折磨人,看瑶儿不咬死你!

却又觉下身一股巨大冲击力传来是宗守的分身,开始了抽动那娇柔之地,被不断的摩擦冲击便连花心处,也被不停激撞着

那酥麻战栗的快感,使孔瑶渐渐失神,也忘记了一切

再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娇小身躯,正被宗守搂在怀里

她也没再咬着宗守的肩膀,而是与宗守唇舌纠缠,缠绵不舍的细细吻着

**的余韵,环绕遍布全身,而宗守的那跟巨杵,依然在她娇躯之内

再看外面天色,之前还是正午,现在却已到了晚间

换而言之,二人在这帅帐之内,已经疯狂了至少半日!

也渐渐忆起了先前经历的疯狂,孔瑶脸上腾地通红一片,就欲站起身,却被宗守强行抱住她扭动身躯欲挣扎,可却忘了自己体内还有那根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厮磨之下,反而是浑身酥麻,体内的欲念再次滋生

知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多半会忍不赚与宗守再次欢爱孔瑶只好同万分无奈道:“夫君,这里可不是别处,而是军中孔瑶是一军之帅,还有好多事要做的”

这次荒唐之后,她都不知自己该如何面对自己麾下那些战将简直羞死人了!

前次宗守渡劫时就是如此,这次还是一样

孔瑶这么一说,宗守也颇有些内疚起来他也知晓不能耽误军务,所以才没贪恋**继续下去,只半日而止

却不愿就这么如了孔瑶之意,微微笑道:“又没别人,在外域的时候,真的好想我家瑶儿有些舍不得,让我再抱一会——”

孔瑶眸光微动,定定的看着宗守不知怎么的,却是情动如潮,抱着宗守的脖颈,主动吻上了宗守的唇

只觉什么军务,什么威严,什么胜负,都不紧要了

只宗守这一句话,就只觉满足之极,此生再无憾事

这一缠绵,又是半日时光天色黎明之时,二人这才雾散云收,各自收兵罢战

可能是经过了滋润,孔瑶那本就美艳绝伦的面上,显得是愈发艳丽起来

一时也不愿从宗守那温暖的胸膛里离开,就继续赤着身躯,缩在宗守怀里,一边看着那张舆图,一边继续思索着昨日的疑问

“夫君这是准备用啸日取胜?”

宗守‘嗯’了一声,却不说话陶醉的闻着孔瑶的法相,抱着怀里的人儿,似乎胸中积郁的那些戾气,也被消减了不少

孔瑶则哑然失笑,这是显而易见之事

有这样的底牌在手,不可能不用

那只小土狗儿,可是货真价实的麒麟王兽,

自家的夫君,也是在世圣君所以军中虽因儒门之人的诽谤而军心涣散,她却从来不曾在意过

“君上先前说真正要担忧的,是这次大战之后?那么可是的那石越?”

宗守则眉头一挑,而后笑了起来:“瑶儿你怎猜到的?”

孔瑶微微摇头,这次战后,大商精锐之军必定将荡然无存她虽用兵谨慎,然而这样的对手,实在不值得她重视

思来想去,可值得心忧的,就是同样在云界之外,开疆拓土的这一位了

“若非夫君提醒,瑶儿差点漏算这次非吃上大亏不可——”

从宗守怀里起来,孔瑶随手取了一剑衣物披上然而下身处传来的凉意,却让她又是一阵羞涩

是一夜肉搏大战留下的痕迹,从秘壶里流了出来

其实若有可能,却是想把这些东西,在里面保存更久一些,她好想为夫君生一个孩子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无妨他若不来,也就罢了若然来了,孔瑶必定让他后悔——”

是气势十足,眼神也凌厉之至

本已是准备好提兵北上,横扫中原之地为自家夫君打下一大片的疆土甚至取代大商,成为中原正溯皇朝倒是忘了这一位,可能已隐伏在侧,准备坐收渔利

那么在北伐之前,那就先让这一位,试试她的兵锋好了

>,.

呼伦贝尔治疗睾丸炎医院
三亚好的性病医院
周口治疗白癫风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龟头炎方法
三亚好的治性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