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山美人志第二篇第七章定鼎第四十六节试比

2020/01/24 来源:德宏信息港

导读

江山美人志 第二篇 第七章 定鼎 第四十六节 试比高(2)崔文秀的想法并不复杂,但是却相当符合实际。整个燕云四府中沧州和北平现在都在自

江山美人志 第二篇 第七章 定鼎 第四十六节 试比高(2)

崔文秀的想法并不复杂,但是却相当符合实际。整个燕云四府中沧州和北平现在都在自己掌控下的游骑兵攻击范围之内,沧州城墙高厚,周围更是一马平川,要想强攻沧州必然要付出相当代价。崔文秀向来没有攻坚的习惯,并非怕攻城拔寨,而是认为不到万不得已,这种用士兵生命消耗换取的胜利实在太不划算,培养一个合格的老兵太不容易了。沧州既然是北方军士兵的主要兵源地,那也就意味着司徒泰将不得不在沧州和自己拼上一两场,否则他实在难以向士兵们交代,哪怕是走走过场,起码的场面还是必需要摆出来,当然这并不代表司徒泰会傻到真正和自己硬拼。从两个师团摆放在沧州城下就证明了这一点,既不直接入城,但又不离开府城,这种遮遮掩掩的作法大概就是司徒泰的自我安慰了。

崔文秀还在等待,还在等待一直在帝都城内摇摆不定的帝国军团师团,他已经看中了这个猎物,从种种迹象获知,铁龙平的这个师团极有可能会从帝都北返燕云,而且很有可能会加入沧州防御战中,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相当好的机会,所以崔文秀一直向外界表露出第三军团和游骑兵团尚未做好东进的准备,目的就是在等这个猎物。

只要能够在军团师团北返途中咬住这块肥肉,不怕沧州之敌不增援,而增援更是崔文秀期望的,那自己将获得一个更大的机会。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就看铁龙平的这个师团会不会如自己所料从帝都北返沧州了。崔文秀几乎每天都要盯着问一问来自帝都地消息。而表面上却不得不将六个游骑兵团撒在云中到清河一线,摆出一副要进击燕山北平腹地搅乱司徒泰内腹地模样。

崔文秀相信只要能够彻底歼灭包括军团师团在内的沧州之敌。整个燕云郡之战几乎就可以宣布结束,丧失了铁龙平地军团师团这支司徒泰的希望,崔文秀想不出司徒泰除了举手投降还能有其他什么出路,就算司徒泰不想投降。但现实情况也会迫使他的部下们作出终选择,那种情况下再进行抵抗纯粹就是一种白痴的行径了。

就在崔文秀焦躁不安地等待着帝都城内的军团师团作出北返决定时,他的竞争对手成大猷同样也没有放松,虽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东海的漂亮一战已经激起了崔文秀的雄心,但他更希望能够在这燕云一战中能够让自己和第八军团的威望更上一层楼。

宽大的地图上已经布满了各种番号的标识,燕云郡的地理地形图上详细的注明了各个师团地驻扎地已经司徒泰军队的分布驻地,而在北面的莱州却是一片空白,除了在莱州府城中有一个象征性的警备师团,成大猷不相信这个警备师团会愚蠢到在司徒泰已经明显放弃他们之时还会不顾一切的抵抗到底,在成大猷看来这不过是地图上的一个摆设而已。

成大猷右手一直在下颌下轻轻的搓抚着。似乎下颌下的胡子茬能够给手掌皮肤带来十分舒服地刺激感,目光却始终在地图上游走,像是在仔细考虑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情报显示出了相当明朗的局势,莱州明显已经被司徒泰放弃了,看来兵力的不足让司徒泰不得不作出一个痛苦的抉择,明知道放弃莱州可能会带来许多负效应,但是他却不得不这样做,否则捉襟见肘的兵力会让他顾此失彼。甚至可能一个地方也无法守住,他摆出的架势更像是要守御住北平和沧州以及靠近多顿地燕山,问题是他能够做到么?而自己又该怎么办?

莱州已经不在成大猷的考虑范围之内了,那是部门考虑接收行政事务的问题了,对于这种无声无息的收获成大猷并不太感到高兴,虽然都说不战而屈人之兵方是上上之策。但不战而获地并不意味着敌人就屈服了,敌人只是在进行战略收缩而已,这将增大攻占其他三府的难度,但也仅仅是增大难度而已,并不会对战争的进程造成太大影响。成大猷不明白现在这种情况下司徒泰究竟还想干什么,也许是想要用一战来证明北方军的威名并不是平空谣传吧,成大猷只能这样认为,但这不是明智之举。

但是司徒泰放弃了莱州,也就变相的强化了其他三府的防御力,沧州不是成大猷的考虑范畴,究竟直接进攻北平直端司徒泰老巢,还是先行攻占燕山斩断司徒泰北逃多顿或者从燕山出海的去路,这却让成大猷有些费思量。两座城市都是城坚墙厚之地,要想攻下,只怕都要付出相当代价,而眼前似乎并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和春,你看咱们是先取北平还是先拿燕山?”在地图上端详良久,成大猷终于启口问及一直在一旁整理分析情报资料忙碌不停的幕僚长,这个幕僚长一直是成大猷忠实的助手之一,从太平军到帝国军,再到西疆军,也许带兵打仗当机立断不是他所长,但策划分析判断推理却是他的强项,而他本人也能够很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优劣,这才是成大猷为看重他的所在。

成大猷对于李无锋的佩服是来源于多方面的,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李无锋竟然能够放手大胆的同意了自己对第八军团高级军官的人选建议,从幕僚长到后勤司长再到各师团的师团长,除了极个别人选因为安全部门没有通过政治审查而不得不更换外,其他几乎都获得了李无锋的认同。虽然成大猷也知道自己的这种建议可能会带来许多负面影响,尤其是西疆其他忠诚于李无锋的嫡系军团的不满,但成大猷还是这样作了,他想看一看李无锋的胸襟度量究竟是不是有传说中的那么大。但事实证明,李无锋的胸怀的确足以胜任成为自己的主君。虽然后来成大猷又重新提出调换人选的建议以表明自己的态度,但却被李无锋拒绝了,这更是让成大猷感到有些惭愧,他只能以更大的战绩来回报对方的信任。

“将军,若是从政治意义来说这北平府的意义自然远远超过了燕山,但是从实际作用来说,属下以为这燕山对于咱们对于秦王殿下来说也许更具重要性。只要咱们拿下了燕山,相当于就是堵死了司徒泰的北逃之路,属下以为仅仅是这一点就值得咱们先下燕山。何况攻占燕山之后,北平事实上已经成了瓮中之鳖,如果那边第三军团在沧州进展顺利的话,属下以为这北平也就不下而下了。另外将军不是一直想给多顿人一个教训么?我看秦王殿下也有这个意图,上一次咱们给秦王殿下的建议,在回信中其他秦王殿下都一一给了答复,唯独只字未提鄂霍次克地区一事,属下看这中间有很深的含义。如果咱们拿下燕山之后借势攻入鄂霍次克,就算不能占领这个地区至少也要控制一两个战略要隘,让咱们在北边边境地区的战略态势好上许多,摆出俯视多顿人领地的架势总比多顿人窥伺咱们内地模样要好,将军你说是不是?”

常和春的一席话说得成大猷连连点头,不愧是自己的号幕僚,不但能够准确的分析形势变化,甚至连秦王殿下的心思也能够揣摩一二,自己这位主君可不是一个善主儿,多顿人帮助司徒泰介入帝国内战他不会无动于衷,保不准就想瞅准机会报复,上一次自己提出在解决燕云之后解释进兵鄂霍次克地区的建议虽然没有得到上司的正面回应,但是在军务署副署长薄近尘的私人复信中却隐隐点出秦王殿下内心的确是倾向于支持这个意见的,但是鉴于帝国内战尚未结束,秦王殿下也不好公然又挑起对外战争,以免引来政务署方面的抨击,毕竟政务署和许多官员士绅都强烈主张尽早结束内战,把主要精力转移到建立新王朝的事务上来,反对近期再将战争扩大化,尤其是又掀起新的对外战争。

鄂霍次克是多顿和燕山府交界的一片地区,地势起伏不定,居民也相当复杂,虽然以利伯亚人为主,但唐族人亦有相当数量,而临海更有一定数量的少数民族,是多顿人的一个多民族混居区,濒临大东洋,和新月半岛隔海相望,在那里有几处港湾岸阔水深,是建立良港的所在,只是多顿人一直不太重视发展海军,加之现在库克群岛和新月半岛这些海防要地均被倭人占领,更是丧失了发展海上武装力量的信心,所以这些沿海要隘都并没有得到很好使用。

安徽皖北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在哪家医院可以治牛皮癣
黑龙江儿童癫痫病医院
长春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湛江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