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当前位置:

周末帐篷撑起家长的无奈孩子的辛苦

2019/04/11 来源:德宏信息港

导读

家长和孩子在帐篷里吃午餐。见习魏志阳摄周末少年宫成了“第二课堂”,孩子上课家长支帐篷陪读每个周末,没有懒觉,没有娱乐,跟着闹钟起床,

家长和孩子在帐篷里吃午餐。见习魏志阳摄

周末少年宫成了“第二课堂”,孩子上课家长支帐篷陪读

每个周末,没有懒觉,没有娱乐,跟着闹钟起床,送孩子去兴趣班已成为无数家长的“副业”。这份“副业”全年无休,毫无报酬,还不能辞职,但家长们仍是扑心扑肝地义无反顾,只因头上冠了“家长”这个甜蜜而沉重的头衔。

近,在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的兴趣班课堂外,一群颇为苦中作乐的家长,自带或大或小的帐篷,和孩子一起当起了周末“帐篷族”。孩子们在上课,家长就在课堂外守候。其实这样的现象已存在多年,只不过,看上去温馨休闲的场景,却透露着几多无奈和辛酸。正如不少家长说的那样,这年头,当家长难,做孩子也不易,“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成了一副难以卸除的无形枷锁,将孩子的快乐和家长的纠结,死死绑在了一起。

昨天中午11点多,少年宫的几块空地里已有十几顶花花绿绿的帐篷安营扎寨。

这个时间点,小朋友们大多还在教室里上着课。教室外的走廊里、院里的凳子上、台阶边,都坐满了等待中百无聊赖的家长,看书、看报纸、玩、打盹。

吴大妈坐在帐篷门口晒太阳,比起附近的几个只能铺张报纸“打地铺”等候的家长,她的“装备”底气十足。

这是一顶三人帐篷,是“女儿上买的,200多块钱”。“去年看到有家长在弄帐篷,觉得蛮好。”吴大妈于是和女儿也依葫芦画瓢。

“我们家两个小孩,年级又小,弄个帐篷,吃饭啊,睡午觉啊,都方便。”吴大妈的孙子和外孙女都在少年宫报了兴趣班。“已经读好几年了。今年孙子读了一年级,班少了,上午有围棋,下午有画画。孙女还在幼儿园大班,除了上午的围棋班,下午吃完饭要去跳舞班,然后两点半和孙子一起去绘画班,结束了还要去学钢琴。要在这里呆上十足一天类。”

吴大妈家住九堡,每周六,女儿带队开车,她作“副手”,带着两个孩子,拎着一堆兴趣班用具过来。“不堵车也起码要一个多小时。”吴大妈说,赶来赶去不方便,而且多半时间都花在路上,索性弄顶帐篷安营扎寨,中午就不回去了。

“早上的围棋班是10点10分,我们十点不到来这里已经算晚了,经常会没车位,要停到很远的地方去。小孩跳舞啊画画啊东西又多,女儿一个人管不过来。”原本几个人中午都买盒饭吃,“去年两个小的嚷嚷着味道不好,不要吃”,做上“帐篷族”后,吴大妈每个周六都早起烧“爱心便当”装保温罐里,“今天是肉饼子、玉米、红扁豆、大白菜”。

“他们12点多下课,坐帐篷里吃好饭,睡一觉,帐篷四面拉链拉好,不透风,很睡得着的。”吴大妈说,看着两个小的学这学那,蛮累的,心疼小的,也心疼接送的女儿,“但没办法么,大家都在学,现在有条件,小孩总是要培养的,我们老人能帮一点算一点”。

吴大妈笑说,一年下来,自己已是搭帐篷的能手了。虽然一整天的周末耗没了,但吴大妈给自己找乐子,“晒晒太阳,也蛮好,就当来西湖边秋游了。”

来回不方便

干脆支起帐篷

午饭午睡都在帐篷里解决

12点多,孩子们的下课午休时间,是帐篷里热闹的时候。

“哇,酱爆三丁,我的爱!”“妈妈,这个紫菜汤太淡了!”林女士的帐篷弥漫开来饭菜香,她刚把装得满满当当的饭盒打开,三个孩子立马“扑”上去。

“这是我姐,这是我哥!”二年级的兰兰兴奋地介绍。三个孩子是亲戚,因为在不同的小学,平时都见不着面,周六的兴趣班,是“表兄妹时间”。

“一天都要上课,中午在这里节约时间,几个家长轮流做中饭、在这里等,也能节省劳动力。吃完午饭,孩子们还可以在帐篷里午睡一会儿。”林女士站在帐篷外,微笑着看三个孩子边吃饭边天南海北地聊天。

“早上8点半就来了。”女儿兰兰周六早的兴趣班是珠心算,开车过来要一个多小时,吃完中饭,下午是英语和舞蹈。

“等下课也要快六点了,到家就7点多了,一天就没了。”上午8点多到晚上6点,每个周六,林女士都要在这里“加班”:“等着也挺无聊的,不过也习惯了,报纸看看,书看看。”

林女士说,她不是严厉型的家长,但她觉得,在现时的环境中,“很有紧迫感,的孩子太多”,这种紧迫感无形而有力地推着她,“我希望她的学业和兴趣都能兼顾,都能出色,真的是输不起,现在孩子也累,但不多学一点,肯定要落后,她现在低年级,还算轻松的”。

“我的兴趣班好无聊,是语数综合,语文学作文,数学是奥数的一些内容。”一边,兰兰的表姐,五年级的琳琳一脸无奈,因为面临幼升小,父母给她报了学科类的班,但她坦言:“没劲,周六要上到下午四点,然后爸爸来接我,明天还要做一天的作业。”

无聊而漫长的等待,只能自娱自乐

12点半,小希已经和妈妈吃完买来的盒饭,光脚爬上了帐篷外面的石凳:“妈妈,快来看,这个虫子背了个乌龟壳!”

饭后的游戏和闲聊时间,是小希这一天兴趣班活动中让她高兴的。

小希一年级,从大班开始,来少年宫兴趣班。“上午是书法,下午有手工和体操。”上午,爸爸开车把他们从城西的家运到了少年宫。

“原来一到中午下课,人太多,很可怜兮兮地坐在路边吃盒饭。有帐篷好像一个临时的家,心定很多。”小希妈妈陈女士说,她希望给孩子一个宽松快乐的童年,一直坚持少给小希报班。“像手工课就是玩玩的PE燃气管厂家
,她很喜欢,玩得很高兴的,体操也就是学一些基本的动作,我对她没有特别的要求。以后学习忙了,这些都准备停掉,但书法我觉得很重要,一手好字是人的门面,也能培养耐心,我希望她能一直坚持下去。”

陈女士坦言,虽然孩子现在没觉得累,上课也是兴趣,但家长明显累很多。“原本想着西湖边逛一逛,商店里走一走,但陪过孩子上课的人才知道,心吊牢的,而且两节课一个半小时,我们想四处逛逛也逛不好的。”那么就只能委屈自己,然后想办法找乐,比如平时没时间看的书,看的片子,都可以趁帐篷时间来补上。

小希生性活泼,还喜欢到各个帐篷串门,和同龄小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她有点遗憾,到现在还没有因为帐篷结识特别聊得来的伙伴。

发现,“帐篷族”的家长们基本还是各自为营,互相交流不多铁筛网供应
,有些家长原本就是亲戚朋友,等候时光凑一起的比较多,有几个家长还备好水果、饮料,玩起了三国杀。

“现在很幸福啊很开心。”一位家长苦笑道,“(有帐篷)风雨可阻!”

少年宫

为何成了课堂

■手记

这里的帐篷已经搭上好几年了,不是今年才出现。少年宫的一位工作人员和聊起。夏天太热暂停,春秋冬三季,五彩帐篷已是少年宫的一处风景。

每逢少年宫的报名季,家长们都如临大敌,一个十几二十人的班,上百甚至近千人竞争,报名站几近瘫痪。一个孩子,上六七个兴趣班,现在已不算稀奇。而少年宫的兴趣班,只是孩子们兴趣班的一个缩影。

除了一部分害怕“输在起跑线上”,而给孩子盲目报班的焦虑家长,大部分家长,是在矛盾和无奈中,千选百挑为孩子报兴趣班。

“没有办法,现在压力太大。”家长们面临的现实,不仅是孩子升学的压力,还有他们希望的让孩子有自己个性,有自己想法和特长,希望孩子能变得不一般。于是,从小培养兴趣,似乎成了让孩子成为“不平凡”的必经之路。可怎么才能让孩子有多方面的兴趣和特长呢?家长们所能想到的,就是给孩子多报几个兴趣班彩钢板价格
,广撒,才能捕到鱼。

读书要好,兴趣也要广泛,双重的压力带给家长双重的焦虑。

还好,我们的家长还能边吐苦水边给自己找乐子,还好,我们的家长还没有丧失娱乐精神。不管是个还是第N个支起帐篷的家长,希望你们带给孩子的,少一些焦虑,多一些娱乐精神、淡定和自信,也许现行的教育带来许多无奈,学校教育很难照顾到每一个孩子,但家庭教育,却能帮助孩子成为“他自己”,请相信孩子们的创造力,尽管他们仍有诸多束缚,但请相信他们能跳更好的舞。爱的枷锁,该打开的时候还是得打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