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远瞄刀刃让子弹一劈两半特警齐宝松神枪获殊

2018-11-02 12:31:33

远瞄刀刃让子弹一劈两半 特警齐宝松神枪获殊荣

大赛进行中,各国高手济济一堂。载誉归来后,从市公安局巡特警总队总队长肖勇手中接过6万元奖金。  5月27日至29日,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的第十届“国际警察和军队狙击手世界杯比赛”中,代表全国170万公安民警参加比赛的4名北京特警取得了佳绩,在他们的对手中,既有美国海豹突击队的精锐特种兵,又有来自中东的60多岁老枪王,还有武器虽然欠佳但战斗热情高涨的越南同行。在120名军警选手中,巡特警总队蓝剑突击队队员齐宝松获得个人全能第二,这也是全国公安民警在参加这项比赛中取得的成绩。  从少年时学武术,到从警后练狙击,在常人眼里,齐宝松的这两项功夫一个动于九天之上,另一个藏于九地之下,合在一起,恰似冰炭同炉。而齐宝松在接受专访时说,要不是有少年时武术和大学时散打的底子,怕是练枪也不会这么顺利。  从小拜师 自幼习武  出乎意料,虽然采访的主题是狙击,但话题却是从武术、散打开始的。15年前,14岁的齐宝松在沧州老家正式拜师练武,就此每天与劈挂掌、疯魔棍、通臂拳24式为伍。有着悠久武术传统的沧州,民间流传的各路功夫都是将实战中的动作组合到一起,带有极强的实用性。这也使得他后来在报考北京体育大学散打专业时,能在考场上用时16秒KO对手。  不过到今天为止,齐宝松的近战功夫还从来没有在老师同学、战友领导之外展示过。“我算是比较老实的吧。体育大学里打架的不少,但我们武术学院的就不多,我是从来没打过。”齐宝松说。  随即问:“要是在街上正碰见几个持刀歹徒行凶,你自己赤手空拳,有把握吗?”迟疑了一秒钟,接着齐宝松实话实说:“空手对好几把刀?那可真是没把握。不过要是有根警棍或者随便什么棍子,保守点说,对付4个没问题。”  真正高手 多很文静  2006年,齐宝松大学毕业加入北京特警,一年后新警训练完毕后被分配至巡特警总队蓝剑突击队,于2007年8月开始学习狙击。突然从每天爬高纵低手脚不闲,到射击位上一趴一整天,全身纹丝不动,这个转变是不是太大了点?齐宝松对此的看法听起来相当独特:“其实也和练散打差不多。”  “狙击是个练耐心练脑子比拼冷静的事情。你看《兵临城下》这部电影,说的就是两个狙击手怎么拼智商。其实这和散打完全相通。要不是有散打的底子,我练枪也不会这么顺利。”他说,许多人认为练武的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事实远不是那么回事:越是高水平的选手脑子就越好使,越冷静。“练到了一定层次,其实身体条件、技术水平都已经相差无几,在激烈的对战中,只有拥有敏锐观察力、判断力和决策能力的人,懂得用脑子的人才有可能获胜。现在中国散打界那几个知名的高手,下了擂台或训练场,都挺内向文静,没一个咋呼的。”坐在对面,文质彬彬的齐宝松说。  60米外 枪击刀刃  一把利刃,刀刃向前插在地上,60米外,齐宝松举枪,轻扣扳机,直径5.8毫米的子弹直接命中刃口,刀锋将子弹切成两半,在后方的靶纸上留下两个弹孔。这可以称得上是齐宝松在刚刚结束的“国际警察和军队狙击手世界杯比赛”中没把握,但也是打得精彩的一枪。  中国警察也曾参加过此前几届比赛,不过始终没能取得名次。由于成绩不突出,赛场上从不引人注目。同行之间流行交换臂章,也都是中国警察追着外国高手去换,唯有这次,在每天公布的成绩栏前,北京特警的臂章被换到了全世界。  “一共50个科目,每个科目打什么,10分钟前才会告诉选手,碰到以前从来没接触过的项目,队友们就得在10分钟内研究出打法。”齐宝松说。  50个科目全都是各国特警狙击手在实战中遇到的情况,在经过加工提炼之后形成了比赛内容。随便那一个项目,都可以看得出设计者的苦心孤诣。  齐宝松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把刀的锋芒。比赛那天已经临近黄昏,晚来天欲雨,靶场的气氛有点压抑。和平时训练的50米距离不同,比赛时,刀刃被放到了60米外。进场之前,他拿出平时的训练笔记,翻看了五六遍,对自己做了个评估,的结论是:只有一半把握。这种科目,任何一名卓越的狙击手也不敢保证十发十中,更遑论百发百中。“静下来、静下来。”准星已经瞄准刀刃,齐宝松还在不停地命令自己,这时,他和自己的对话颇有些类似熊猫阿宝。10秒钟后,感觉来了。扳机轻扣,子弹出膛的刹那,还在空中“飞一会”的时候,他已经断定,命中了。  让他感觉幸福的科目是无依托射击,分别放置在20米至120米多个位置的靶纸上,“匪徒”挟持着“女人质”,人质遮挡了匪徒三分之一受弹面,按规定,打中匪徒得50分,打中人质扣50分。此前上场的某国选手,不知是枪械太过落伍,还是心态过于紧张,一上场就“击毙”了人质,以致的总分竟是个负分。轮到齐宝松的时候,他轻松端枪,10秒钟内歹徒爆头,满分。  一颗臭弹 留下遗憾  北京特警手里的枪也有不给力的时候。让齐宝松遗憾不已的一幕发生在一辆行驶中的卡车上。在这个项目里,卡车以每秒5米左右的速度行驶在不太平整的路面上,车上6名选手共有6秒的时间射击50米外的固定目标。尽管从未遇到过这种项目,几名北京特警还是在短的时间内研究出了打法:要瞄靶子左侧50到60厘米。齐宝松是第二组上场,前三秒瞄准了目标,第四秒扳机扣下,枪不响!坏了,臭弹!赶紧拉枪栓、退弹、再上膛、重新瞄准,此时已是第6秒,车子已经开过了射击区。裁判一声令下,停止射击。50分就这样没了,这时已经临近全部比赛尾声,正是前几名选手成绩胶着的关键时刻,一发臭弹,让齐宝松面对近在咫尺的奖牌只能徒呼奈何。  在本届比赛中,各国选手使用的都是自带枪械。北京特警的狙击枪是由国内企业刚刚研制定型的,稳定性、准确度都相当可靠,但是在弹夹上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比赛中,凡需要连续射击的项目,子弹上膛的环节屡出意外,让特警队员们大吃苦头。  头顶苹果 实弹训练  在观看北京特警举行的实战演习时,起初曾对一些科目很有微词。其中典型的莫过于特警队员手持水袋,由战友在50米外射击。稍有不慎,轻则终身残疾,重则当场丧生。这种冒险的练法有什么必要?但不久,渐渐意识到,特警似乎正是用这种方法,强行逼迫队员们在训练中就进入实战状态。毕竟,如果枪口前从来不出现真人,面对劫持了人质的歹徒,枪口下至少两个活人,谁能保证心态不发生变化?  齐宝松证实了的猜测。“训练时我们有拿水袋的,也有顶苹果的。刚开始这么训练的时候,顶苹果的是我们队长,后来我也去顶。”齐宝松印象深刻,那天,他戴个钢盔,钢盔上放着一个梨。50米外,他的队友举枪瞄准。在这种距离上,狙击枪下的钢盔并不比一顶普通的帽子有用,它惟一的功能只是心理安慰。  “我要说不怕,你信吗?”齐宝松回答“次站在枪口下什么感觉”的提问时笑言。作为狙击手,他很清楚射击的瞬间可能出现的意外:要是射手扣扳机时突然打喷嚏怎么办?突然飞来一只虫子干扰怎么办?枪校准的时候会不会有误差?在这一刻,连平时许多想不到的问题,一下全想到了。枪响了,头顶“砰”的一下,碎成了渣子的梨溅了一头顶,而心立刻放回了原地。  轮到自己对着队友头上的苹果或梨射击的时候,齐宝松更深切地体会到,和站在对面相比,拿着枪的时候才更加紧张。毕竟,枪口下就是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友,这种压力远非平时的考核、比赛,甚至是面对高层领导时的汇报表演所能相提并论。“这种训练,与其说是练枪法,不如说是练心态,练心理素质。经受了这种压力,我相信,在真正实战的时候,一定能静得下来,那怕枪口前方,歹徒是抓住一个孩子挡住自己,那怕人质已经惊慌失措,我们也绝不会误伤无辜。”  引而未发 不是浪费  国际上军队狙击手远狙杀距离是2400多米,而北京特警训练时的射击距离多在100米以内。齐宝松告诉,这正是警察的工作特性决定的。“我们的工作区域都是在城市里,建筑物、人员密集,超远的距离对我们没什么意义,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合适的距离里准确命中目标,同时绝不能伤及无辜。”  从警5年来,齐宝松先后参与了2008年奥运安保、2009年7·5事件后赴乌鲁木齐的援疆任务、六十周年国庆安保等多项重点工作,为众多国内外政界要人提供过安全保卫。作为狙击手,他也曾先后四次前往劫持人质现场,但始终没机会在实战中发出一枪。“我参与的每次实战,歹徒都在我们同事的巨大压力下投降,我也就没机会开枪。但是,对我们这些狙击手来讲,不怕开枪,不怕当真击毙歹徒,但我们内心深处,没人真的期待手上沾血。那怕练上一辈子却没在实战中开一枪,我也不认为这是浪费。”齐宝松说。( 安然)

木工加工中心
工程降水
防水涂料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