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当前位置:

山西大同煤矿上市国有能源巨头三重抉择

2019/09/21 来源:德宏信息港

导读

山西大同煤矿上市 国有能源巨头三重抉择快在今年6月,同煤股份将在主板挂牌。其思路为:在大同矿务局改制为大同煤矿集团的基础上,重组山西省

  山西大同煤矿上市 国有能源巨头三重抉择

  快在今年6月,同煤股份将在主板挂牌。其思路为:在大同矿务局改制为大同煤矿集团的基础上,重组山西省北部的煤炭生产和运销企业为新的同煤集团;而后新同煤集团进行股份制改造,将其优质资产分拆上市,实现与资本和市场的对接。   “存煤只剩数天,请大力支援,否则将产生重大影响!”   面对办公桌上写满了上述字句的一沓传真,山西省煤炭销售办公 室一位领导苦笑无言:“烫手啊,华能、国家电、国电集团,来头一个比一个大,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于煤炭产量、输出量分别占国内市场1/4和3/4的山西省而言,被企业追着催煤正在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都要面对。   “实在没办法,只好推到大同煤矿集团(下称同煤集团)去。”这位领导说,年产量相当于山西煤炭总产量1/6的同煤集团之于山西,恰如山西煤炭之于中国。但同煤集团现在无暇他顾,他们正忙着上市。   路径抉择:在改制与上市之间   一场秘而不宣的变革正在同煤集团内部悄然进行。可靠消息说,快在今年6月,同煤股份将在主板挂牌。   山西省政府决策层为同煤集团规划了非常清晰的线路:由大同矿务局改制为大同煤矿集团之后,“山西省委、省政府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将山西省北部的煤炭生产和运销企业重组为新的同煤集团”(引自同煤集团内部资料),而后新同煤集团进行股份制改造,将其优质资产分拆上市,实现与资本和市场的对接。   这实际上是一条“改制-重组-上市”三步走的路径选择。   但是,这条路走得并不平坦。   2000年7月,按照“政企分离”这一当时通行的思路,大同矿务局实行改制,脱离企事业单位编制,改组成为大同煤矿集团有限公司。这被称为次改制。   与改制并行的是初步的资产兼并和重组。同煤集团2002年宣传资料显示,通过收购、兼并等手段,同煤集团对大同煤田及周边的煤炭资源进行整合,形成了集团公司本部、塔山工业园区、轩岗煤电公司、铁峰煤炭公司四大煤炭基地。   “这只是赶了一趟时髦。”一位原矿务局高层说,2000年的改制给同煤带来的明显的改变是,局长变成了经理,干部变成了管理层,“牌子换了,但国营单位的精神还在。”而在同煤集团服务年限超过30年的集团发言人王有明回忆,在次改制后,他的月工资上浮了100元。   2003年12月,同煤集团走向了更具备现代色彩的“二次改制”之路,构建母子公司体制、组建煤业股份公司成为此次改制的首要目标,而为了区别于以往,在宣传资料中,改制主体被统一定义为“新的同煤集团”。   “新同煤集团”在山西省委、省政府推动下,接管了大同市焦煤公司、朔州市矿业公司、忻州市阳方口煤炭公司等10家晋北地市的煤炭公司和集运站,并将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所属的太原以北的运销系统全部国有资产进行整合,构建为母子公司体制。   与之相配套,大同煤业股份公司宣告成立,“新同煤集团”在其中占据大股东的地位,其余股份则分别由上述公司和机构持有。   而新一轮的资产整合也在进行之中。   资料显示,新的同煤集团目前已经拥有煤田总面积6157平方公里,总储量892亿吨,年产销能力超过8000万吨,总资产达到225亿元。而在此前,该集团的总储量只不过为357万吨。   “虽然接收的资产不见得全部都优良,但拥有了更加庞大的资源。”王有明将此次改制的终目的定义为资源整合,而同煤集团在今后的发展中,资源扩张是必然的选择。   一位大同市政府的政策研究人士说,作为能源型企业,仅仅拥有资源是不够的,更需要让资源变成资本———只有上市才能完成这个宏大目标。   了解到,同煤股份公司目前已经通过了上市辅导期。可靠人士证实,中信集团将斥资70亿元参股同煤集团股份公司,此外,华能集团、宝钢集团、秦皇岛港务局以及大同铁路分局亦将入股。而纳入上市公司企业实体的,将是同煤集团下属的四个优质煤矿,包括明年正式投产的年产1500万吨动力煤的塔山新煤矿以及拥有1000万吨矿井的同忻煤矿、1500万吨矿井的朔南煤矿以及500万吨矿井的右玉煤矿。   王有明告诉,同煤集团内部专门成立了一个领导小组来运作上市事宜,至于传言中的挂牌时间和资产置入,他则以“太敏感”为由予以回避。   方向抉择:煤与电的价格博弈   没有人敢忽视发生在同煤集团内部的变化。   数据显示,2003年山西省实际完成煤炭产量4.8亿吨,而2004年一季度,山西全省电煤合同计划为2427万吨,实际完成2432万吨,合同兑现率在100%以上。山西煤炭销售办侯文锦对外表示,山西目前每天要外供电煤27万吨,日均外供量为历年之。其中,同煤集团的比重接近1/6。   一个很有代表性的细节是,在大同直通山东秦皇岛煤运码头的铁路沿线分布的40余个装车点中,属于同煤集团的即有17个。   按照规划,同煤集团2004年预计总产量将达到6000万吨,2006年将突破1亿吨。而山西省煤炭运销办公室预计2004年晋煤外运总量仅为约3.1亿吨。   换言之,同煤集团的细微变化都会影响到中国的煤炭供应格局。   “上市的目的是为了实现资源有效配置。”同煤集团一位核心管理层人士说,但在产品的销售上,同煤集团还将按照国家宏观需求调配。   这实际上是为了给其重要客户一颗定心丸———作为宝钢、华能等严重依赖大同优质动力煤的特大型企业而言,保证煤炭稳定供应以及价格稳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对于以实现效益化为目的的企业而言,这样的承诺无法轻松面对。   核心在于煤炭产品的实际价值问题。一个公开的秘密是,作为国家重点控制企业,同煤集团的动力煤产品定价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自主定价的权利。   “从某种意义上讲,同煤在牺牲自己的效益来保证重点企业的高效运转。”同煤集团供销部门的一位人士说,虽然在过去数年间,同煤集团产品销售形势一片大好,但“对于提高企业效益却没有什么明显的帮助”。   电煤销售确证了这个观点。“我们的电煤已经是超量供应,每年外运的数量是合同额的120%。”王有明说。   “但我们没有办法自己定价,国家对电力价格的干预实际上就是对煤炭尤其是大同煤炭产品价格的干预———这样的后果是,我们的产品‘质优价廉’,而且没有任何弹性,国家需要的,我们只能无条件跟上,而当市场煤炭供应过大时,国家也缺少对我们的保护。”煤炭系统一位人士说。   获得的信息证实,今年上半年,一些小型煤矿供应的电煤每吨价格曾经高达700元左右,而向来以煤能高效着称的同煤集团产品只能维持在180元/每吨左右的价格水平,只相当于1997年的水平,而且其中还包含了大量的运费,实际上还不如1997年高。   “按照惯例,和重点企业的合同定价要和国家宏观政策保持一致。超出合同范围内的产品供应价格可以按照市场情况适度上浮。”同煤集团一位人士说,对于同煤而言,存在弹性定价的空间只在超出供应的20%这个部分。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刘彩英接受媒体采访时说:1吨电煤可以发2500度电,按照2002年煤价涨幅8元钱来计算,每度电增加的成本为0.0032元,约为3厘钱。   也就是说,煤炭价格的上浮终要和电价挂钩。但电力的价格并不能由电力企业决定,所以,“计划电”的前提就是市场化运作的煤炭企业也要实行“计划价”。   据称,山西省一能源研究机构曾利用经济学模型作出测算,如果同煤集团的产品可以完全实现自由定价,那么其电煤的价格有可能上升至400元/吨,相对应的,目前小型煤矿供应的电煤价格将从目前的700元/吨左右大幅下挫。   这种测算目前只能存在于理论层面上。关于电价上涨与否的争论虽然已经上升至决策层,但迟迟没有定音。但有一点非常清晰,同煤电煤价格的上涨对全国经济发展的影响将远远超过小煤矿电煤价格下降。   此外,该集团一位人士说,上市的意义可能在于有机会大力发展其他产业,用非煤产业来弥补主业的盈利能力不足,从而提高员工的收入水平。   王有明透露,同煤集团将在未来数年间,投入超过220亿元发展非煤产业,其中包括23个重点项目,充分利用铝矾土、高岭土、石灰岩、金属镁等资源,延伸产业链,形成以煤炭、电力为主导,煤化工、机械制造、建筑、建材为支撑,物业、旅游等服务业全面发展的产业格局。   而所有的前提,都是立足于同煤集团顺利改制乃至上市的基础上,“有钱就有机会”,一位人士说,“按照目前的开采速度,再过270年,大同地区的煤炭资源将会枯竭”。   使命抉择:为企业还是为社会   分明是有了新的图景,但是没人敢奢望未来。   正如同煤上市不为融资发展主业,而为“非煤”突围的简单逻辑。   但主业不能荒废。同煤集团的目标是,2006年产销量达到1亿吨,年销售收入达到200亿元,2010年产销量达到1.5亿吨。   而它显然也不会放过能源紧张的大好时机。在其产业规划中,电力产业的发展正在成为重点。了解到,纳入上市资产范畴的塔山工业园区将成为其“抢电”战略的桥头堡。据称,将于明年投产的塔山1500万吨动力煤矿井一个重要的配套项目就是坑口电厂。   根据宣传部门提供的资料,在电力项目上,2010年的长远目标是装机总容量达到500万千瓦,总销售收入400亿元,同时配套建设热电联供系统。而其一期已经规划建设了四个电厂项目,装机容量为300万千瓦。   这被外界视为同煤集团上市融资的另一重要目的———既然在煤的定价上无法完全做主,那就从电上增加效益。   据国家电公司一个电力小组预测,2004年中国的电力需求将比上年增长近11%,从长远来看,对电力的需求将会更加紧张。这从今年以来虽然国家发改委大力调控行业过热现象但拉闸限电仍屡屡出现可以得到证实。   “这是一个区内循环。有资源,有市场外加上市融来的资本,同煤集团可谓左右逢源。”一位电力界人士说,这将是同煤集团在国家能源决策中拥有更多话语权的重要一步。   据接近消息源头的人士分析,从政府的角度考虑,同煤集团上市要尽量避免大批量不良资产尤其是2003年以来同煤集团招安的资产剥离,以及人员分流;但是同煤集团现在要做的是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壮大煤矿主业,然后将相当一部分资金用以“非煤产业”从而实现双业并重共同发展才是终目标,而这意味着“减员增效”。   一组数据或许可以说明其面临的压力,近的统计说,同煤集团目前的职工家属总人数约为75万人,而太原市的市区全部人口也不过为100万人。因而,有很多人认为,将大同市定义为同煤集团的配套项目一点都不为过。按照这个逻辑,同煤集团的改制实际上就是大同市的产业突围和城市转型———在这种形势下,同煤集团的每一个尝试都超越了企业本身所能涉及到影响范畴。   “战略投资者看重的只是资源,不是其他。”但是,资源所剩无几,并购困难重重,难道还要将赖以生存的矿产资源剥离,以市场的方式“卖”给别人?产业转型正在进行,但是,大同市区100万人口中,有75万属于煤矿,难道可以不顾社会稳定,将其中的大多数“赶”出煤炭系统?   而今,这样的拷问每天都在发生———煤矿之于大同,大同之于山西,山西之于中国,不只是缩影,更是不得不解决、又难以解决的内心之痛。   了解到,目前所明确的四个纳入上市计划的矿区都是属于社会负担轻、产能庞大的新建或者改扩建矿区。但即便如此,粗略估计,这四个矿区职工总数已经超过4万人———这些人的背后涉及到的则是将近十万人的社会群体。   正如同煤集团的一位领导所言,上市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企业行为,而且还有社会以及政府的决策诉求。   但有一点不能回避,作为中国产能的煤炭基地之一,同煤集团职工的收入几乎是全国。   其下属的晋华宫煤矿文凭的区长之一赵成德服务于此12年,他的年总收入在去年达到了17000元。

经典笑话
区块链
铸造及热处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