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美错息夫人阴德妃记

2019/05/14 来源:德宏信息港

导读

美错《息夫人》——阴德妃记今日读王维的诗,信手翻到了《息夫人》。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短短十字写出了息夫人与楚王冷战时爱恨不得的两难处

美错《息夫人》——阴德妃记

今日读王维的诗,信手翻到了《息夫人》。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短短十字写出了息夫人与楚王冷战时爱恨不得的两难处境。这使我不禁想起了在她千年之后的另一个绝代女子阴德妃。 提起阴氏,心中总是伴着一丝疼痛,即便与她相隔千年,仍可以清楚地嗅到她身上

今日读王维的诗,信手翻到了《息夫人》。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短短十字写出了息夫人与楚王冷战时爱恨不得的两难处境。这使我不禁想起了在她千年之后的另一个绝代女子阴德妃。

提起阴氏,心中总是伴着一丝疼痛,即便与她相隔千年,仍可以清楚地嗅到她身上那淡淡的悲戚哀婉的芳香。

有人说她是李世民的女人中苦命的,需要依靠父亲时丧父,需要依靠儿子时丧子。是。这是她命中的劫难,是她在劫难逃。然而她又是幸运的,上天在她需要爱情时给了她的补偿,让她遇到了那有着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玄鉴深远,不拘小节的秦王,日后的旷世。

然而这段爱情的开始却带着血淋淋的残忍与难以调和的仇恨。

阴氏的父亲阴世师为隋骠骑将军、张掖太守、武贲郎将、楼烦太守、左翊卫将军,他在唐军兵临城下时死守皇城拒不投降。这誓死为隋室尽忠犹可恕,可他却杀了世民的幼弟,更是生生的掘了李家的祖坟,拆了李家的家庙。这令人发指的行径到那里都不会得到宽恕,何况是犯了刚刚起兵不久的李氏父子的大忌。大业十三年十一月,长安城破,阴世师被斩首示众,而阴氏,则被没为官婢,入了世民的秦王府。

想那阴氏初入秦王府,世民对这个特殊的女婢大概会另眼相看吧。因她的姓氏,因她身上流淌着阴世师的血。在他痛失幼弟、祖坟被刨的悲愤中,这悉日的将军爱女,千娇百媚的名门闺秀,在沦为他的家婢后,是否成了他的泄愤工具?而阴氏,在面对世民那双不怒而威的深邃眼眸时,惶恐战栗中是否亦有着怨恨?

阴世师虽死,但仍像条巨大的裂缝,横亘在阴氏与世民之间。想那文武双全、英雄盖世的秦王世民,每每与这虽是身着布衣却难掩其绝代风华的美丽家婢对视时,方寸间定会掀起万丈狂涛。各有各的难平之恨,各有各的难言之思。这对峙间,谁比谁清醒,谁比谁残酷,但是总有一个人先溃败。

我一直觉得那个先溃败的人是阴氏。若她当真被怨恨蒙住了心智,作为他的女婢,下毒、行刺,甚至如刘文静的小妾般去诬告,任一样为父报仇的方式皆可行通,而她却没有。那么,可化解怨恨的方式就是爱。我们看到的,是她以飞蛾扑火般的优美身姿纵身跳入那满载恩怨情仇的深渊,并甘愿一生沉醉其中。这只因那个人是他,爱他是义无反顾,亦是不可自拔。

这到底是女子,是有着赤子之心的纯真女子,一旦情意连绵,爱意便会汹涌如洪水肆虐,任他曾经沧海多少难解心结,一旦遇到爱情,都可在瞬间一线天开,骤然渺若沧海之一粟。

再说说息夫人。那亦是个目如秋水,面若桃花的美丽女子,在路经蔡国时被姐姐的夫君蔡候调戏。她的夫君息候得知后,一怒之下联合楚王灭了蔡国。沦为阶下囚的蔡候为了报复息候,向楚王极赞息夫人之美,致使好色的楚王以武力夺息夫人为妻。

至此,息夫人入了楚国与阴氏入了秦王府有相同之处境,然而结果却是不同。息夫人虽被楚王珍爱,且又为其生二子,但三年间却是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

想来那楚王定是平庸的,既无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的俊逸风仪,亦无玄鉴深远,不拘小节的睿智疏狂,这怎

又一次要感叹阴氏是幸运的,因为她遇到的是李世民。在他面前,她就如那花叶上的露珠,总有着轻轻颤抖的喜悦与卑微。那样的男子谁能不爱?在千年前已是绝世难得,而在今,小女子们只有私下爱慕的份儿,每每只得为他遥寄心香一柱,暗暗诉说心中的无限思恋。

再试想一下,倘若阴氏没有入秦王府,而是不幸进了李建成的东宫或是李元吉的齐王府,那这有着绝代姿容的高贵女子会有何种境遇?

对阴氏,世民定是有深情的,并远大过他与阴家的仇恨,否则他不会忘却她的姓氏,亦不会忘记她身上流着阴世师的血液而与之生下第五子李佑。 再想想他那爱记仇的父皇李渊,连对李靖去江都密告他谋反的事都一直耿耿于怀,致使李靖吃了不少苦头,那么,阴世师的女儿他不是更记恨?而他的爱子却偏偏要纳她为妾。想当时那父子之间定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而终却是儿子获胜。这使世民勇于犯他父亲的忌而与之抗衡的,定是对阴氏深沉的爱,否则聪明如他,怎会如此决择?

在世民与太子建成的夺谪之争中,阴氏感到了自己的渺小无力。她自知不是那聪慧的秦王妃长孙氏,无法博得李渊的欢心,亦无力与那深宫中的女眷们周旋,以弥合她们与世民的裂痕。她,秦王的小小侍妾,能做的便是为他筑起温柔的港湾,使他在残酷的斗争中得以温暖身心。

随着世民在玄武门的一箭定乾坤,阴氏的地位亦有了飞速的转变。在他成为大唐天子后,即封她为正一品夫人德妃。他是想用这般荣耀的回应来向她诉说自己的情意,亦是要告诉天下之人,他是真的爱仇家阴世师的女儿。

此后,春消夏长,一年四季,经年累月间,她虽贵为德妃,但那些存在于她生活中的快乐与忧伤,她的一切喜怒哀乐,都与他息息相关。日日夜夜,朝朝暮暮,无论他是否临幸,她都甘愿等待。

等待,在某些时刻,是所有女人都无法逃脱的宿命,即使那个男人有多爱她。在阴氏看来,这等待并不只是为了陛下,亦是为了爱情。

儿子李佑一天天长大,她以为自己可以将他培育成他父皇那样的盖世英雄,她亦以为自己可以就此幸福安宁的终老一生。然而悲剧的开始往往毫无征兆,命运伸出手来的时候,她又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世民封李估为齐王、齐州都督,他见此子溺群小,好弋猎且不听劝柬,便为其另择良师以严加管教。这足以体现父亲对儿子的关怀。然而大概因李佑身上仍有着阴世师的血统,致使这少年王子慢慢走上歧途。他开始听信舅舅阴弘智的谗言,私下募集江湖死士,发动叛乱。

阴氏终于明白了自己亲弟弟的阴险图谋。原来那阴弘智是要为父阴世师报仇,亦是要满足自己的政治企图,而她的儿子李佑,却成了的牺牲品。

她看到丈夫泪流满面的对儿子写下敕书:吾常戒妆勿近小人,正为此耳。往吾子,今国仇,我上惭皇天,下愧后土。

李佑被押回长安,贬为庶人,赐死于内侍省,再以国公礼葬之。这巨大的悲伤使阴氏那原本灵若秋水的美丽双眸变得空洞干涸,直到那夜阑尽处,在闪烁的微弱烛火旁,她跪在世民面前,忏悔阴家的罪恶,责备自己的教子无方与管弟不严。这一刻,她眉目间深深的忧伤,终于在心底泛滥成灾,泪水如决堤般汹涌而出。她那压抑而绝望的哭泣,在深夜的皇宫中,被风一吹,就散了,而她那哀伤的容颜,却像一双无形的手,将世民的心慢慢揉皱。

德妃呀,你叫我如何忍心惩罚你?可是这律法大于天呐

陛下啊,一条白绫,一杯鸠毒,只要赐给我的人是您,臣妾都甘愿领受

世民终究还是不忍降重罪于她,仅是将她由妃降为嫔,毕竟这是他深爱过的女人。

阴妃,阴嫔,她并不在乎这虚无的名份品级。她在乎的是夫君的爱,在乎的是儿子的死,在乎的是亲人的背叛。那无声的绝望,一丝丝,一缕缕地,从她的发髻,她的眉梢,她的手指间散发出来,渗透在空气中,消失在时间里。

阴氏的暮年生活史书中鲜有记载,她的人生轨迹如何终结更是无迹可寻。想来那定是古人哀其不幸,不忍多写吧。

想那暮年的阴氏,已白了鬓发,犹如那路边老了春心的杨柳,舞不动也飘不起了,低垂在风雨中,无依无靠。然而此时你再看她眸中的泪水,依然清澈如旧,这只因她那颗纯真的赤子之心仍不曾褪去。

这一生她是无悔的。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她没有感觉到死亡的疼痛,只有一生路尽,蓦然回首时的甜美眷恋。

她依稀看到了那身着布衣的纯真少年女婢,眼角眉梢情意绵延,宛若河流中摇曳的水仙花,自美自持却不自知,只是心悦身轻如小鸟般的在年轻英俊的秦王身旁围转。为他奉上香茶,斟上清酒,为他铺纸研墨,举灯添香,甚至轻启丹唇,为他弹唱解乏

阴氏脸上带着甜美而纯真的笑容,曾经刻骨铬心的爱恨纠葛,在生命的尽头,仅凝结成了这小小的一个片段。原来爱是她生命中绚烂的一场梦境,太美丽,即使走完了天涯道路,也不愿醒来。

(:半壁江中文)

合肥道闸
移动pos机
HDPE承插静音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