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六道共主713章分别是为了再相聚

2020/01/25 来源:德宏信息港

导读

六道共主 713章 分别是为了再相聚断剑,一柄不知何人所用,什么材料打造的利刃,璀璨的金光映透了半边天,远远望去如同一轮烈日坠落一般,

六道共主 713章 分别是为了再相聚

断剑,一柄不知何人所用,什么材料打造的利刃,璀璨的金光映透了半边天,远远望去如同一轮烈日坠落一般,散发着万道金光,且带着雷电闪烁的轰鸣声。

这一刻,他变得是那么的不同,尽管他只是一道虚影,而非本体,可那锋锐程度却一样让人心惊胆战,汗毛倒立。

这是剑魂,尽管还在幼年时期,可它的锋利程度却无人敢小觑,就连那五短身材的老者,也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应对。

吸收了邱实等三人的血肉精华,身躯更是膨胀到了百丈,如同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给人以沉重的威压。

他耸立在天地之间,俯视着瞿蒲城的万千生灵,在他的面前,此刻那些强大的修士也变得渺小如蝼蚁。

暗红色的尺子带着尖锐的名叫声,飞冲而起,直奔劈落下来的断剑而去,如彗星惊空般的快速,刹那间,两者便撞在了一处。

铛...

金铁交击之声震耳欲聋,犹如天锣敲响一般,震天动地,还带着金属的颤音,金色的光芒,暗红色的光芒交织在一起,再加上那漆黑如墨的魔气,三种光芒相互碰撞,响声不绝于耳。

“啊...我的眼睛...”

“我的耳朵...”

四周的惨叫声此起彼伏,那光芒太刺眼了,很多人都流出了血泪,双眼剧痛无比如同刀割一般,双耳‘嗡鸣’声大作,都被震的流出了鲜血。

这些人本来退的足够远,可毕竟好奇心作祟,有些人又逼近了一些,想要看清楚两人对战的情形,以便能够从中感悟到一些东西。当然,也有些人纯粹是为了好奇,想凑近一些看热闹。

然而,热闹没有看到,反而让自己陷入了危境,耳朵,眼睛都遭到了重创。

咔嚓!

碎裂声自半空响起,五短身材老者眉头一皱,连忙凝目望去,只见暗红色的尺子的中心部位出现了一道裂缝,虽然只有发丝般大小,可他却连忙掐诀,翻滚的魔气像一条条小蛇迅速向着尺子掠去,与此同时,老者咬破舌尖,吐出一滴本命精血,射向暗红的尺子。

“小娃娃,你的天资很不错,若是能够跟随我回到魔族,一定会得到魔尊的大力栽培,也没有必要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之所。那里才是你的天空,才能让你不受拘束。”

五短身材的老者神色如常,没有被尺子上面的那道裂痕所震慑,他还在试图说服云飞,跟他回归魔族。

表面虽然平静如水,可他的内心却十分的焦急不安,甚至更是暗中诅咒云飞,那把尺子看似破烂不堪,实际可是大有来头,在远古时期不知饮了多少轻者的鲜血。

若是有人得到这柄尺子,每日必须以本命精血喂养,不然就会反噬其主,将其一身的精血都吞噬个干净,可以说,这是一件大凶器,也是不祥之物。

“白日做梦!”

云飞一声冷笑,断剑下落的趋势陡然加速,气息也比刚才强烈了十倍不止,暗红色的尺子都出现了弯曲状,那处裂缝也在快速的增大。而且,裂痕不止一处,很快便又多了几道。

砰!

一声巨响,五短身材的老者拼尽全力想要挽回颓势,本命精血喷了一口又一口,跟不要钱似得,混合着魔气钻入尺子中,加速修复上面的裂缝。可惜,他没有能够阻止,尺子爆碎成了无数截,散落了一地。

断剑趋势不减,以势如破竹之势劈头斩去,众人只看到一道惊天金光破空,再也看不见其他的东西。

“不...”

五短身材的老者大惊失色,本命法宝被毁,他也因此受到了牵连,心神受到了重创,再加上他吐了那么多的本命精血,气息瞬间变得萎靡起来,想要阻止断剑下落,更加不可能。

金光带着雷电之力将他淹没,顷刻间,那里除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再也没有多余的东西存在。

一阵风回来,漫天的黑雾消散,将军府一片狼藉,没有尸首留下。看着自己造成的破坏,云飞咧了咧嘴,摇了摇头。

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将他们尽数的诛杀,不然,火国将会有大危险,大劫难,那时死去的人将比今天还要多上好几倍。

“但愿火皇前辈不责备才好!”

毕竟杀了瞿蒲城的守城将军,对边疆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此刻正在调兵遣将,准备进攻边境也说不定。

火皇是否责怪还在其次,现在当务之急便是挑选出精明能干的人来接替瞿常的位置,至于那些围观的众人,云飞没有去理会,毕竟,日后也不会和他们再有什么交集。

云飞不知道,这一切都被火皇尽收眼底,他非但没有责备之意,相反变得更加欣赏,不住的点头称赞。

“怎么样,我选的人没错吧!”

火皇一脸的得意,此刻的他哪里像一国之君,简直就像一个孩童得到心爱的玩具一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陛下圣明,起初我以为他只是天资过人,没想到处理起这方面的事也绰绰有余,陛下完全可以放心,属下将誓死拥护他!”

火皇的身边站着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他身穿莽龙袍,脚踏战云靴,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皮肤如同婴儿般有光泽,馒头的黑发披散在肩,说起话来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桀骜。

此时已经安排好瞿蒲城后面事情的云飞,踏上了传送阵,苍龙大陆虽大,可却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似乎除了火国之外,他并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一想到这一点,云飞心中就禁不住叹了口气。

别人有家有室,就他一个人流落在外,他虽然不是一个恋家的人,胸怀大志,可此刻也禁不住一阵的怅然。

离开瞿蒲城,距离火国的都城还有数千里,云飞便放弃了借用传送阵的打算,徒步前往,主要这一段时间,他心中的郁结变得更加严重了。

本来,他打算自我调节,让自己尽快的适应这个现状,更何况,前世他都是这样走过的。他不是没有想过去大穆王朝寻找快手,黑豹和张二三人,可仔细一想,现在还不是时候,许多大势力,大王朝纷纷将在外的弟子召回,不是没有缘由,只是他一时还没有弄清楚罢了。

他不想还好,越想心里越不舒服,越想心里就越闷的发慌,这才舍弃了传送阵,改成了徒步前行。

一路上走走停停,翻山越岭,跋山涉水。他没有动用任何灵力和修为,像一个普通人一般的前行,他这是要借助这种手段,想让自己安静下来。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这一天云飞来到了一座山巅,衣服早就碎成了布条状挂在身上,可双眼却炯炯有神的望着山崖下那条奔腾不息的河流。

云飞回过神,脸上的惆怅之色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站在他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俩年多未见的七彩玲珑塔。

小塔身上闪动着七彩的光晕,塔尖上那忽明忽暗的两处像极了人的双眼,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云飞,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位美丽的少女即便隔着数丈的距离,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身上的那股冰冷。

少女正是柳香婉,此刻,她眉目含笑的望着云飞,山风袭来,他直觉的身上凉飕飕的,这才发现,身上好多处都已经破损成布条。

云飞冲少女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接着,心神一动,换上了一袭崭新的青衫,动作之快,在电光石火之间完成。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看着突兀的出现自己面前的一塔一人,云飞直觉的鼻子有些发酸,那种惆怅的情绪,一直萦绕在脑海,无法将之剔除。

“时间不长,刚到没多久,我们来是...”小塔开口道道。

“是啊,要不是因为些事情耽搁了些时间,我们早就过来了,哪能等到现在!”柳香婉语速极快,不等小塔把话说完,她便急着插口,打断了后者。

看着一脸笑意的柳香婉,云飞微微一笑,心底深处却是长长叹了口气,道:“你们来也是为了向我辞行的吧!”

他们尽管掩饰的很好,尤其是柳香婉尽量笑脸相应,可是,这个时候的云飞为敏感,直觉也为灵敏,故此一语中的,猜中了他们的来意。

“我们...”

听到云飞的话,一向不会撒谎的柳香婉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朵红晕,玉手相互纠缠在一起,用力的握着,一时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劝慰云飞了。

就连小塔也是长叹一声,在一旁不知该如何劝解才是,他很清楚,这是云飞的心结,也是心劫,能够帮助他的人,只有他自己,别人爱莫能助,这和修为的高深,实力的强大没有丝毫关系。

“柳香珺姑娘可还好?!”

云飞故意岔开话题,不想让气氛变得那么的凄凉,故此,才问起了那个为了家族的命运,不顾生命危险也要闯入重力场域的少女。

柳香婉点头,道:“我姐姐正在安排家里的事情,等一切安排就绪,就会和我们一起离开!”

不想谈分别的话题,却又扯到了这上面,察觉到不妙的柳香婉想要收回,也已经来不及了,不由得俏脸一红,低下了臻首。

云飞微微一笑,转过头,看着奔腾不息的河流,那一朵朵溅起的浪花,像是时间长河中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终究要离自己而去。

“走吧,好好照顾她们姐妹,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了!”郁闷的心情随着脑海中的明悟,让他一扫先前的阴霾,笑容也比之前清纯了许多,“分别是为了再相聚,不是吗?”

ags:

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西院怎么样
长春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唐山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广西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