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雀巢包子叔叔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德宏信息港

导读

小默在那个小区转悠好几天了。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注意,他还捡了几个旧书本,使自己看起来像个小学生。  这里和别的小区没什么两样,都有来来往往的人

小默在那个小区转悠好几天了。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注意,他还捡了几个旧书本,使自己看起来像个小学生。  这里和别的小区没什么两样,都有来来往往的人,都有人工的绿化带。小默就坐在绿化带的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观察着什么。快要过年了,这个小区的一楼,很多人家把香肠啊、熏肉挂在阳台上。一般的护栏对他没有什么用,他很瘦,只要能爬到合适的位置,就能把香肠啥的取出来,但这些天不行。  这些天腿不好了,小默觉得很羞耻,自己的腿居然是被一个老太婆砸坏的。那天晌午,小默到菜园子里弄辣萝卜吃,结果被人发现了。那老太太追不上,就顺手扔块石头砸过来,小默的腿就瘸了,只好蜷起身子来,等赶过来的人打。打了一会儿,听见谁问:咋不动了?然后人就都走了。  小默坐在台阶上想该怎么办。不远的球场上,几个穿运动衣的孩子们在打球。傻逼,小默鄙夷地想,这些小孩都是傻逼。有一次走路——扒不到车只好走路,路上遇见两个小孩子踢毽子玩,小默觉得好看,就伸手要,人家骂句什么跑了,小默追上去,做出一个摸口袋的动作,那俩小孩儿就丢下毽子跑了。小默就踢啊,踢啊,踢到天黑。月亮升起来了,睡了,他把毽子搂在怀里。  你干什么的?  坐阶上的小默吓了一跳,看见了一个穿制服的人站在面前。小默反应不及,只习惯性地伸出手。“原来是个要饭的”。那人骂骂咧咧地走了;过一会儿,又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走过来,对他说:滚。  小默就滚了。  “滚”的时候,有一个中年人骑车恰好路过,就顺手给了他两个包子。那个和爸爸一样年龄的人对他说:吃吧。小默迟疑着接了过来——热的,像那个人怜悯的目光。他来不及说说声“谢谢”,那个人就走了。  小默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有一点想哭的感觉。他默默地给那个胖子起名儿:包子叔叔。这人胖得跟包子一样。想到这儿,小默笑出声儿来。  通往小区的是一条林荫的小水泥路,他就在林子边坐下。孩子们放学了,车铃声很热闹,不知是谁摔了跤,惹得大家一阵哄笑,他也笑了。雪在空中舞蹈,远处有零星的鞭炮声,黄色的灯光照到了他身上,小默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看过的电影,想起了圣诞老人和白雪公主。想啊想啊,一切又都变成了阳台上的香肠和熏肉,小默咽了咽口水。小默的心里忽然泛起了莫名的情感,思念就是这样的吗,小默一想到那些香肠,就很难沉住气。所以,小默又随着放学的人流溜回了那个小区。  这次,他的运气好像要好起来。  刚走到一个拐角,他就看见了一楼阳台上的香肠。阳台上开了小门,不知怎么的没有关,小默兴奋得差点叫起来。然而——每当小默要行动时,总会有三三两两的人不合时宜地出现,弄得他往返了好几次,也没有能够拿到那伸手可及的香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默想:拼了,机会难得,因为——谁家的小门会老开着啊。  小默蹿到了阳台下的绿化带里。黑暗中他寻着方便的距离,想着用多少时间过去,再用多少时间回来;回来先怎么样再怎么样。小默已经把那些香肠当成了自己的,他想,那么多拿起来不方便,得先放哪里存着,然后再找机会拿走。为此,他还在黑暗中瞄好了库房,一个废弃的鸡窝。想好了一切,小默就在心里默念“一,二,三”——就闪到了那个阳台里。阳台的空间很明显是加大了的,各种杂物组成的掩体使小默觉得很安全,剩下的,就是提货了。  “抓住了!”  有个尖利的女声破空而来,小默打了个冷颤,一下子钻到桌子底下。  快来,抓住了。  屋里乱了起来,有各种器具的声音,小默习惯性蜷起身子,等着“天兵天将”的来临。  然而,却没有谁过来。  屋里那女人说话:我说屋里有老鼠吧,你还不相信,这么,逮着了吧。  是啊,谁知道会进老鼠呢,好大的老鼠——这是个男人的声音。  都是你老不关阳台门——咦,今天是不是又没锁?快去看看。  哦,我去看看。  就这样,听到了锁门的声音,小默也变成了老鼠,被关在这个大笼子里。小默的心里充满了绝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也许,等都睡了,就会有办法了吧。也许等自己睡了,再醒了,也会发现这不过是做了个梦吧,小默多么希望自己只是在做梦。小默盼望着深夜的来临,世上所有的人都睡了,都睡了才会给他留一条路。  那晚的电视节目很好看。小孩子看完唐老鸭,大人还要看射雕英雄传。小默就真的在桌子底下睡着了。他梦见了唐老鸭,梦见了一休,他们在一起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在梦里还想呢——这不会是个梦吧,他在梦里认为自己不是在做梦。当他醒来的时候,想,今儿该去哪里玩了呢,却站不起来了,头撞到了桌子上,他惊恐地发现自己还在阳台的桌子底下。屋里有鼾声,人都睡着了。  小默去开那小门,怎么也拉不开。  小默就进了屋,黑暗中他摸啊,摸啊,沿着墙摸,总能摸到另一个门吧。  这个家像迷宫,小默怎么也摸不到门在哪儿。  摸到了沙发,摸到了茶几,摸到了电视和冰箱,甚至摸到了桌子上的香烟和皮包,就是没有摸到门在哪儿。门在哪儿?窗外,午夜的星星睁着眼睛,却什么都不说。有冷冷的风吹进来,小默快要冻死了,他抖啊,抖啊,忽然想到了什么,风能进来,我为什么不能出去?他就朝着冷风吹来的地方摸去,啊,窗户没关,他幸福地低吟一声,就翻身上了窗台。然而,正要出去的瞬间,一个花盆落了下来,破碎的声音震耳欲聋。  谁——男人大吼的声音后,女人们也尖叫起来,啊,来人啊,抓贼啊。  小区警报大作,灯光也亮了起来。  小默再翻那窗户时,屋里一双大手,已经紧紧地拉住了他的腿。小默叫了一声,顺手拿起半个花盆砸过去,那人就倒了。小默翻窗而出。刚一落地,就被几双手摁住了。他熟练的蜷了起来,很多脚踢在了他身上,好一会儿,有个声音说:别打死了,所里来人了。  他被簇拥着提上了警车,因为腿坏了,他几乎是被拖着走的,一步,两步,三步,这时候,在闪烁的灯光里,他看到了一个满头是血的中年男人,那个人正情绪激动地跟警察比划着什么,小默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人,那个满头是血的人,就是包子叔叔。  亲爱的包子叔叔。     共 23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的临床表现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正规医院比较好
标签